敬拜与教会(Worship and Church)

健康“敬拜主领”的九个标志(Nine Marks of a Healthy Worship Leader)

作者(Author)/ Alex Duke

我的教会正在招募一名敬拜主领。[1] 为此, 我们的主任牧师迅速凑集了一个负责寻觅敬拜领袖的12人委员会。尽管我对音乐一窍不通, 我还是被邀请加入这一服侍。

我想我内心是感恩和恐惧参半。毕竟, 你在新约里找不到”敬拜领袖” 这一头衔。这个事实甚至使最头脑冷静的人倾向于主观和肤浅。 这显明我们严肃持守的观念到头来只不过是我们见过的, 已知的, 或觉得舒适的传统。

所以我想把一些我在祷告中渐渐形成的思考分享出来。我不仅为我的教会在接下来几个星期要开展的寻觅事工祷告。或许你的教会此刻也在经历,所以我同样为你们代求。我把这些思考模仿性地称为“健康敬拜主领的九个标志”。

健康敬拜主领的九个标志

我确信这九条是一位每周都要在诗歌中带领会众的人所必须具备的。 它们并不全面详尽,但我相信它们是有圣经根据的一系列品质、立场和特征,因而是应该超越文化和宗派的界限的。

1.你的敬拜主领应该符合圣经对长老职分的要求

这很重要。 即使他不会被称为长老,会众也可能如此对待他。不要忘记了,圣经对长老/牧师的资格包括“善于教导”。这是崇拜主领的工作,他们教导的才能(或其缺乏)在每周他们所选择的诗歌中、在他们带动会众敬拜的方式中,清楚地显明出来。

我需要在这里加一个说明。是否需要符合长老的资格,取决于诗歌带领在你的会众中的样式。 我的一个朋友给我一些有益处的反对意见,并提出了一个有用的区分:“一个只在音乐上带领的人需要具备圣经中对执事/女执事的资质。 而一个负责包括诗歌、祷告和经文诵读的服侍板块的带领人需要具备长老的资质。”我很认同这一区分,因为第二种情况实际上使“领歌者”或者你教会里类似的角色更多承担了牧养的功能。

2.你的敬拜主领应该具备音乐素养

这很显而易见,我知道。 也许更具体和有用的劝诫是,他应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选择诗歌。你真的喜欢那首古老赞美诗中新加入的即兴唱段吗?是的,我喜欢。但是当我不能“破译”这些歌词或旋律,同时鼓手和节奏吉他手朝我使眼色,意思说“哥们儿,快点儿赶上拍子”时,这就十分令人抓狂了。

此外,不要让音乐才干成为主要的考量标准; 事实上,它应该是最不重要的。 一个敬虔却平庸的音乐家对教会的益处,从长期看,将远胜过一个读乐谱多过读经的旷世奇才。

3.你的敬拜主领应该几乎是个“隐身人”

一个在主日后离开的访客应该震撼于会众在诗歌中赞美神的集体见证,而不是对一个人的能力或者仪态风度留下深刻印象。“哇,那群人真的很爱歌颂耶稣!”总是好过“天哪,那个人棒呆了!”

4.你的敬拜主领应该委身于以福音为中心的礼拜仪式

我是在一般意义上使用“礼拜形式”这个词,类似集会的“流程”,而不是指一套必须每周重复一遍的有关站立、端坐和歌唱的机械化形式。每个教会的集会都遵循某种礼拜形式;问题在于它反映神的性情和福音的内容,抑或只是哗众取宠。

扎根于福音中的礼拜形式可能意味着诗歌间的预先设计好的过渡。 经文诵读、祷告、对神恩典的见证环节,都要与所要传讲的经文主题紧密关联——所有这些都在预备听道者的心思和意念。在事先的准备过程中多深思熟虑、多祷告。这会在教会中渐渐培养一种合宜的“有意而为之”的文化。不要想当然地认为,圣灵只在“此刻”才动工。

5.你的敬拜主领应该与讲道者密切配合。

敬拜主领不是自说自话地做决定。每首诗歌应该服务于所要传讲的道。这使教会想起一个重要的真理:传道人也是敬拜主领。一个人通过唱诗歌敬拜神,也同样通过听讲道敬拜神。

这并不是说讲道和诗歌的主题必须狭义地相同。但是, 如果你的牧师正在传讲复活的主题, 你就应该唱阐释复活事件之意义的诗歌,而不是唱关于神与祂的百姓普遍互动中之良善的诗歌。当然, 后者是很有价值的诗歌主题。但复活是一个特定事件, 揭示了关于上帝和我们的具体事情。诗歌与讲道密切配合提供了一个机会, 让我们具体而独特地回应他的启示。

6.你的敬拜主领应该致力于表达丰富多样的情感

每个星期日的聚会都应该有敬拜、感恩、认罪、颂扬等时刻。教会应该是一个可以接纳各种情感的地方: 罪疚、羞愧、悲伤、喜悦、感恩等等。当我们只唱欢歌,表达在主的殿中我们何等喜悦, 或者因着耶稣佳美我们愿意倾尽一切,我们就在潜移默化地教导人们, 感到悲伤内疚或扎心是次等基督徒才有的情感, 是不适合赞美神的样式。

许多诗歌歌颂耶稣的同时, 并不避讳表达悲伤和痛苦的情感。我永远不会忘记在听到一位朋友诊断出癌症晚期的几天后,我唱《我灵安稳》的经历。歌曲虽然忧郁,且引出的情感或许在场少有人能体会, 然而这诗歌却把我高举到耶稣的慈爱的怀抱中。快乐的歌也能做到吗?当然。但是, 我们的聚会中如果从来没有一丁点儿悲伤的成分, 我们就有可能在传播一个有关如何在堕落的世界中有关效法基督的虚假的、亚基督教的信息。我们正在向我们的成员和访客传递一个信息——基督徒总是快乐的, 与基督的关系容不得悲痛。我们正在塑造一群当苦难临到时失望沮丧或毫无准备的人。

7.你的敬拜主领应该委身于对耶稣毫不含糊的敬拜

这个问题往往不是出在歌曲的音调上, 而是关于歌词。教会音乐的绝大部分必须明显是基督教的—既要歌颂神的属性, 而且要歌颂福音的真理。未信耶稣的犹太人照样唱得快乐的歌,我们应该少唱——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歌颂耶稣基督的生命、死亡和复活。像 “罪”、”福音” 和 “十字架” 这样的词应该频繁出现。甚至,为了会众中实质上不能区分浸信会和犹太会堂的人的缘故,我们应该稍加解释这些词汇。想当然地认为所有在场的人都是基督徒,都知道字词的意思,自然导致许多人迷惑不解。

8.你的敬拜主领应该鼓励会众参与到敬拜中。

除了鼓励会众大声歌唱,主领可以邀请不同的成员在敬拜过程中祷告。这让许多人,而不仅仅是少数有音乐恩赐的人,有机会被大家认识并参与到敬拜中。

9.你的敬拜主领应该主要关注的是荣耀神、高举耶稣和福音,多过向下一代或其他特定人群传福音。

每个教会都需要知悉所处的文化(这是为什么你很可能不会选非洲部落歌曲),但教会不该被文化牵引。如果关于果效的话题开始取代那些关于忠心的话题, 那么这第一步就错误地迈向了以人为本的敬拜心态。而这种情况必须在短短的几年内更新。

离开基督,从亚当的根发出的每一代人都死在他们的罪中。每一代人都急需基督的话使他们从罪恶过犯中活过来。因此,主日后离开教会时,人们不应该心中想:“天哪,那音乐真棒!”远胜过一切的是,他们需要清晰毫不含糊地听到福音;需要有人提醒他们远离基督的危急处境;他们更是要知道全备全能、恒常为他们存留丰盛恩典的救主,已经向他们伸出手来。

[1]这种职分的说法各异: 音乐部长、音乐牧师、音乐和美术牧师、或者当代即兴演奏和偶尔的传统挽歌主任、抵御黑暗艺术的教师等。我只是用 “敬拜主领”, 因为我觉得这一称呼更全面。

英文原载于(Original Source)Nine Marks of a Healthy Worship Leader

中文转发自(Translation Source)健康“敬拜主领”的九个标志

翻译(Translator):张云轩

作者简介

Alex Duke是九标志的编辑经理。他住在纽约州Flushing市,他是北岸浸信会的一位牧师。

One Comment

  • Follower Like

    Now in its third edition and featuring a new foreword by New York Times best-selling author David Platt, pastor Mark Devers classic book is not an instruction manual for church growth. Rather, it is a wise pastors recommendation for how to assess the health of a church using nine crucial qualities often neglected by many of todays congregations. Church leaders and church members alike will resonate with the principles outlined here, breathing new life and health into the church at large. In this newly revised edition, fresh arguments have been added (for example on expositional preaching, about the nature of the gospel, on complementarianism), illustrations have been updated, appendices have been changed, and cover has been impro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